沈克尼

编辑:痴想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23:09:01
编辑 锁定
沈克尼 1952年4月出生,浙江杭州市人,大学毕业。政协宁夏回族自治区第七、八届委员会常委,宁夏民政厅巡视员,中国探险协会理事、宁夏科学探险协会副会长。副编审。
快速导航
名人微博
中文名
沈克尼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浙江杭州市
出生日期
1952年4月
职    业
自治区民政厅巡视员
主要成就
全国十大“爱国拥军模范”

沈克尼人物经历

编辑
1969年至1971年在宁夏海原县城关公社武塬一队插队。1971年至1976年在宁夏
沈克尼 沈克尼
第一建筑工程处工作。1976年至1980年在宁夏百货公司仓库工作。1980年至2001年在宁夏人民出版社历任编辑、总编室副主任、发行部主任。2001年任宁夏民政厅副厅长。现任自治区民政厅巡视员。
作为地方干部,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数十年业余研究军事问题,发表文章百余篇。以其特有的敏锐性从大量公开资料中搜集信息,义务写出一份份关系我国西部乃至国家安全稳定的研究成果,为我党我军高层决策提供了资料,起到了高级参谋的作用。特别是对西部重大现实问题的对策研究引起中央及军委首长的重视。前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上将说:“有了这样的人,我们这个民族怎么能没有希望。”曾连续3年应邀为兰州军区司令部师旅以上机关军事理论骨干集训班讲学。1996年任吴忠预备役团副团长、授预备役中校军衔。作为地方干部经特准考入陆军参谋学院军事理论本科及装甲兵指挥学院军事指挥专科函授学习,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主要成果有:1986年出版了《野外生存》一书,1996年总参将《野战生存》纳入新的《陆军训练大纲》,并将重新出版的《野外生存》下发全军连队。该书荣获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图书奖提名奖。作为预备役部队的团一级指挥员,业余研究的视角一直瞄准军事斗争准备和“打赢”。近年在军事刊物上发表了《台湾野外生存》和以南沙诸岛为战场背景的《岛屿生存》等文章。1989年在总参《军事地理》增刊上发表《快速反应与兵要地志保障》,强调利用外国图书馆的电脑网络检索热点地区的军事地理资料。1990年12月报呈中央及总参的《达赖集团的现状及预测》,准确预见了未来可能出现两个“班禅”的复杂局面。1995年6月这一情况出现后,作为兰州军区司令部特邀研究员,立即提出《关于当前达赖集团干预班禅转世灵童问题的两点对策建议》,兰州军区以《要讯》立电中央军委。1992年报呈了《从地缘关系看中亚对我国家安全的影响与对策》,从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潜在威胁及泛突厥主义的现实威胁两方面,预见了新疆面临民族与宗教这柄双刃剑的威胁,并提出了4项对策,建议专题研究反恐怖课题。1992年4月即研究发表了《试谈合成军抗御突发性严重自然灾害时的司令部工作》,
沈克尼 沈克尼
并呈报中央军委,建议国防大学和军事科学院对此问题作专题研究并纳入司令部工作。1995年多次在正式场合强调,预见台湾民进党取代国民党执政只是时间问题。1996年6月向中央报呈了《警惕可能出现大小达赖并存的局面》内参件,提出继十一世班禅转世风波之后,应警惕达赖喇嘛生前指定其接班人的可能。所著论文曾荣获全军军事地理学术论文一、二等奖及武警总部军事学术成果二、三等奖。是宁夏跨世纪学术技术带头人。曾获自治区爱国拥军先进个人、自治区拥军模范。1997年获国家民政部、总政治部授予的全国十大“爱国拥军模范”称号。

沈克尼个人收藏

编辑
沈克尼的收藏,涉及侵华日军使用过的各种物品,从士兵行军的装具,如水壶、饭盒、雨衣、小刀,到作战用的各式地雷;从普通军用望远镜,到12倍野战轻型测距机;从军刀到军用地图……这些战利品见证了侵华日军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每件收藏品背后往往都掩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走进沈克尼收藏室发现,这里的“军味”很浓,进门左看,书柜前的两套日军军服引人注意,书柜里摆满了他收集来的各式侵华日军望远镜、照相机、军刀等。
数百件收藏品,多数是沈克尼从国内各地一件件“淘”来的,50元一个的美能达相机,二三十元一块的怀表。
1995年,沈克尼偶然得到一枚陶制地雷,他一直想弄清这枚地雷是什么型号,如何使用。但因为当年侵华日军崇尚进攻,使用地雷不多,所以关于日军使用地雷方面的记载甚少,尽管翻阅了大量的中日文资料,沈克尼还是没有找到答案。这一“疑团”直到五六年后才解开,有一次在一个陶瓷博物馆内参观,他偶然发现这种陶制的地雷原来是三式反坦克地雷。
和对地雷的研究一样,沈克尼对于日军望远镜和光学器材的研究,是从收藏望远镜后正式开始的。此后,沈克尼逐一研究了日军的测距机、测高机、瞄准镜等光学器材。
如今,在沈克尼的家中,仅侵华日军当年使用过的各式望远镜就有10多台,昔日这些曾经被用来窥测中国国土的观测器材,静静地躺在那里,无声地述说着当年日本侵华战争所发生的一幕又一幕惨剧。
“兵要地志”见证日军侵华野心
沈克尼关于当年抗日战争战利品的研究领域颇为广泛,但最令他感到得意的是关于“日军兵要地志”的研究。
沈克尼认为,“兵要地志”是制定作战计划的重要参考,在战争中是必不可少的作战依据。沈克尼所收藏的“日军兵要地志”,足以见证日本当年发动侵华战争的野心。

沈克尼研究日本

编辑
上世纪80年代初,沈克尼开始研究“兵要地志”。
日军当年是如何研究中国的“兵要地志”的呢?他们又是如何获取“兵要地志”信息的呢?带着这些疑问,沈克尼专程到北京的国家图书馆查阅资料,有时揣着面包在里面一坐就是三四天,自学过日语的沈克尼耐心地查阅了20多种日文资料,依靠平实而勤奋的广泛积累,沈克尼撰文发表了《近百年来日本对我国兵要地志的研究》、《日本满铁调查部及关东军对兵要地志的调查法》等学术论文。
沈克尼考证发现,1909年以前,日本所谓清国驻屯军令部编制了《北京志》、《天津志》、《支那地志》等,其中《北京志》详细介绍了清陆军、新军以及八旗、绿营、练勇等旧式部队的装备、编制、训练等内容。
沈克尼说,百年前日军的“兵要地志”工作,就已经开始围绕中国而展开,说明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野心早已有之。
沈克尼还收藏有两幅十万分之一的日军军用地图,一幅是甘肃平凉的军用地图,另一幅是宁夏六盘山区单家集的军用地图。
“日军在当年发动的侵华战争中,向西没有超过包头,至于甘肃和宁夏,日军根本就没有开进去,那么,日军是如何获得这些地图的呢?”
沈克尼经过研究发现,日本拥有的这些中国地形图,大多是根据战前所窃取的中国测绘的大比例尺地图经过复制而成的,而由日军直接实测的中国地形图是比较少的,因此,上述两幅军用地图,可能是日军陆地测量部根据所窃取的中国地图复制而成的。
在沈克尼的房间,记者发现,在两个日军曾经使用过的香烟盒上,分别刻着朝鲜和中国华北、东北地图;在一把小刀上,刀鞘正面是一名日本士兵在插有日本军旗的长城上站岗,刀鞘背面是中国华北地区的地图。
“通过这些细节不难看出,当年侵华日军的‘战场意识’早已深入到日军官兵的日常生活中。”沈克尼说。
在沈克尼的家中,记者发现,有一张日军军歌的老唱片《湖南进军谱》,透过老唱机上生锈的唱针,划出断断续续、吱吱嘎嘎、令人感到有些陌生的旋律。半个多世纪前的那场战争,长沙大火、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又历历在目。
沈克尼的收藏和每一项研究,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这些研究大多无现成的资料可查阅,只有持续关注才能有所成就。沈克尼坚持了下来,。他希望能还原那段历史,以佐证侵华日军当年曾经在中国战场犯下的战争罪行。
平日里,每得到一件藏品,沈克尼都会高兴好一阵子。“因为这是我的爱好,也是我一生的追求!”沈克尼说。
词条标签:
研究员